一支新锐电竞战队,如何用14个月走向死亡?

2021-01-14 11:12      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如何不重蹈GRF覆辙,强化战队管理,保护选手权益,是各大赛区和战队的共同命题。

文 / 梁浩嘉

编辑 / 韩荣迪

2019年10月26日,GRF1:3落败于前世界冠军IG,以八强的成绩结束了他们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世界赛之旅。那一晚,中韩粉丝记住了Theshy的「天使降临」,但彼时没有人想到,这场BO5成为了这支新星战队在世界赛上的绝唱。

S9八强赛仅一个月后,GRF全员成为自由人,Lehends、Doran、Chovy离队。六个月后,GRF跌回韩国次级CK联赛。

十四个月后,GRF官方推特宣布,英雄联盟分部解散。

压榨选手、合同丑闻、团队内讧、教练离职、经理被炒…当混乱的战队管理如黑洞般吞没了选手的天赋,这支曾经的超新星战队最终也只能风流云散。

01

让世界瞩目的超新星

2018LCK夏季赛,一支新军打进LCK。Griffin,中文意指「狮鹫」。人们对这支队伍的最初印象,大约是一支「路人王」战队,全员韩服王者,全队最为观众熟悉的名字是教练CvMax,三星蓝曾经的替补上单。

即便有着次级联赛14胜0负的出色战绩,也很少有人会对这支战队在LCK的表现有太大的期待。毕竟从次级联赛升上来的队伍还没有谁能够真正撼动LCK的格局。但当他们一路砍翻KZ、AFS、GEN.G等老牌强队,打出傲人的七连胜之后,世界的目光开始不得不注意到这支惊人的超新星战队。

打法凶悍、经验老道、配合出色、选角诡谲、适应版本…这支队伍的出现让世界观众相信,LCK的造血能力依然领跑世界,这个赛区依然有着世界范围内最强的竞争力。

年轻的队伍总会经历挫折。春季赛没有积分的GRF在LCK夏季总决赛上以2:3惜败当年的「银河战舰」KT,错失一号种子的机会;又在冒泡赛中2:3败给GEN.G,失去世界赛出战机会。

两次一步之差,他们没能用年轻杀出老牌强队的围堵,GRF在自己最新锐的时候遗憾地错过了世界赛。

2018年S赛,LCK战队在自己的韩国主场全线溃败,赛区的保守打法在强调对抗的版本风格面前尽显疲态。韩国观众们一边痛骂小组赛出局的前世界冠军GEN.G,一边为那头横空出世的狮鹫而扼腕。他们回味和感叹于GRF的锐气,更期待其适应版本的激进打法能够在下一年为LCK挣回成绩。

「LCK的新鲜血液,赛区的新希望」,每一个熟悉GRF的观众都多少听过这个评价。

也正是那年冬天,年轻的路人王Kanavi被招募进GRF担任替补打野。彼时他还不是那个为LPL观众所熟知的野王。他也还没能预见到,自己的职业生涯起点会遭受怎样的打击,自己的波折又将给电竞行业带来怎样的教训。

02

「这场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终结」

这句话出自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它大概是对2019的GRF最好的写照。

洲际赛三胜一负,帮助LCK夺下冠军,重拾赛区面对LPL久违的胜利;春季赛常规赛排名第一,春夏两次杀入LCK总决赛,拿到有些尴尬但依然史无前例的LCK三连亚,提前锁定世界赛名额。Chovy+Tarzan的中野双子星如日中天,各个位置都被公认为是强悍的新生代名将。从成绩上看,直到世界赛时,GRF的一切都仿佛没有遗憾。

「我们有LCK知识精华的浓缩。」队伍主教练CvMax在接受韩媒采访时说,「我们是LCK风格队伍的下一代。」

这一年夏季赛,GRF替补打野Kanavi被租赁至LPL队伍JDG,出场十五次,冒泡赛打满五局,全世界看到了这位年轻选手的价值。

2019年9月26日,距世界赛小组赛15天时间,GRF主教练CvMax宣布离职。GRF世界赛阵前换帅,舆论哗然。

CvMax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并非是和平终止合约,而是因成绩和队员矛盾被管理层赶走。随后,队内ADC选手Viper和上单选手Sword公开表示希望CvMax不要在直播中传播与战队相关的话题。S赛征战期间曝出如此程度的队内分裂,显然已经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时间猜测四起,GRF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19年10月16日,CvMax再开直播,爆料GRF内部对替补和训练生的打压以及Kanavi转会事件中存在的不当操作。

替补没有椅子只能站着、替补和训练生只能吃剩饭剩菜、Kanavi受恐吓被迫签下包含如「生病或其他原因无法正常训练可被俱乐部终止合同」「俱乐部认为选手状态不足可终止合同」等大量霸王条款的五年转会合同…一个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如炸弹般引爆了韩国网络,围观此事的韩国网友发起「拯救Kanavi」计划,甚至惊动了韩国国会。

迫于舆论,实际战队经营团队Still8在GRF对战强敌G2的前夕发布声明开除经理赵奎南并表示将积极调查Kanavi的转会合同,拳头官方也表示将介入对此次事件的调查。

11月20日,拳头官方发布调查结果。据调查,JDG与Kanavi并未违反转会规定,但Kanavi选手的转会合同签约时间远超LCK设定的三年最长任职期限,同时仍将就合同签署过程中的胁迫问题进一步调查。拳头官方同时宣布Kanavi与JDG的五年转会合同作废,Kanavi成为自由人,CvMax与赵奎南均被「永久禁赛」,GRF战队罚款一亿韩元(约六十万人民币)。

事件并未就此终止。11月21日,GRF三名队员出面指证CvMax「体罚队员」,但遭到韩国网友广泛质疑,CvMax也在自己的直播中对这一说法进行了回击。6天后,取消对CvMax处罚的民众请愿联名人数已经超过20万人。

当晚LCK宣布针对CvMax的禁赛处罚暂不实施,并要求辞退以Still8的现代表为首的经营团队以及现所有与GRF存在经营关系的人,重组经营团队。

现在回看彼时的舆论风暴,很难想象GRF队员们在自己的第一次世界赛征程中经历了如何的压力。既要面对强劲的对手,又要面对管理层和前教练的矛盾,内外交困让这支年轻队伍的步伐变得无比沉重。关注GRF的目光开始从成绩转向赛场外的互相攻讦和战队管理中的巨大漏洞,队员们受过的伤害也被不断挖掘和探问。GRF成为了世界范围内战队管理的沉重教训。

03

呼啸之后,留下什么?

年轻的狮鹫草草折戟世界赛,这场丑闻为这支队伍带来的创伤却远未结束。

2019年世界赛结束后,Still8宣布全部队员成为自由人,Chovy、Lehends、Doran三名队员离队,Viper、Tarzan留守,GRF的崩塌开始了。

几位核心队员和教练的离去让这支队伍陷入了泥潭。即使引援了曾经也被誉为LCK中单新星的Ucal,全队也未能从噩梦中醒来。2020年的LCK春季赛,GRF一场未胜,升降级赛不敌SANDBOX战队,跌回自己曾叱咤风云过的韩国次级CK联赛。

升降级赛最后一战后,GRF的打野选手「丛林之王」Tarzan在座位上掩面痛哭。春季赛之后,GRF队员除饱受指责的上单Sword外全部离队,曾经的狮鹫就此形销骨毁,只余名号。

同一年春季赛,得以从GRF脱身的Kanavi在LPL斩获春季赛常规赛MVP和春季赛冠军。

这场丑闻对于GRF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对于其他队伍却不啻为一次振聋发聩的警告。在CvMax作为内部告发者揭露了一系列问题后,各大战队纷纷发出公告,表示自己战队内部不存在「不公正合同」的情况。LCK也从此开始严肃对待赛区选手转会问题。在后续发布的处理公告中,Riot Korea宣布将于2020LCK夏季赛引进「LCK标准合同」。该合同中增加了如转会海外赛区、未成年选手保护、合同条款增减等针对选手权益的具体要求。

熟悉LCK的赛事观众对于LCK赛区的队伍环境应当并不陌生。S10总决赛期间,GEN.G在八强赛后的上野对视引来了关于队内矛盾的传言。LPL部分在役韩援选手如Theshy、Doinb都曾提到过韩国队伍紧张压迫的内部氛围和严苛的等级制度。这对于新人选手来说或许能够为他们提供职业伊始严肃的职业态度,但却极易成为长久围绕他们职业生涯的压力。

韩国文化土壤所催生的行业环境,亟需更加规范的管理和运营来为选手保驾护航。

04

尾声

GRF事件爆出的幕后战队管理问题,让世界对LCK所谓的「成熟」体系提出了许多质疑。这一事件成为了LCK赛区规范管理的新起点,但绝不是电竞行业反思和进步的终点。

在LCK将正式完成联盟化的2021年,随着更多资本的进入和赛事体系的管理升级,LCK能否更加有效地保护选手和培育新人值得每一个赛事粉丝关注。这不仅是一个赛区的教训,也是GRF事件为世界电竞行业带来的警示。

编辑:大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