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劝退 竞赛不是打游戏

2021-03-31 14:39      来源:天眼新闻

从2003年被正式设立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到2019年被设立为新职业,再到2021年初人社部首次发布电子竞技运动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相关从业人员最高可参评高级技师。在越来越多青少年心中,电子竞技成为酷炫新潮的职业向往。

然而,打好游戏加上自身努力就能成为职业电竞人了吗?答案是否定的。青少年对于职业电竞的美好幻想大多建立在对行业的片面认知上,家长们对电子竞技的认知误区却加深了孩子与家长之间的矛盾,因此,电竞劝退便应运而生。

参加电竞比赛的青少年

让孩子不盲从

贵州青年体育协会电子竞技分会会长张仲禹是贵州最早的电竞行业从业者之一,他告诉记者:“电竞劝退其实并不是一项业务,而是在电竞公司、电竞教育机构培养或选拔有电竞梦想的青少年时所衍生出来。因为在发掘电竞人才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怀抱梦想但却不适合走职业电竞这条道路的孩子,还会遇到一些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把打游戏和电子竞技搞混了,为了让广大电竞爱好者不盲从,也是为了能选到更适合电竞的专业人才。”

随着电子竞技越来越受年轻人的欢迎,电竞运动员也逐渐成为公众面前十分光鲜、闪耀的职业,而向往这个职业的年轻人也日趋增加。“但根据我这么多年从事电竞行业的经验,即使在怀揣电竞梦想的这批青少年当中,90%以上都是不适合成为电子竞技选手的,没有极高的天赋,再努力也很难打出成绩。比如,全中国英雄联盟玩家几千万,但注册的职业选手也就200来人,这样的竞争比例是许多运动无法比拟的。所以,对于天赋不够的孩子,我们一般会用特殊的方式劝他放弃这条道路。”张仲禹说。

在张仲禹看来,众多拥有电竞梦想的孩子,都看到了职业电竞选手在镜头前的风光,但却少有关注到职业选手在背后的付出与艰辛。

手机游戏的电竞赛事

梦想与现实有差距

张仲禹作为电竞协会的负责人,除了举办电竞赛事,也常有朋友请他帮忙对孩子进行电竞劝退。“我们劝退的方式是让孩子们知道职业选手是怎样的,让他们去体验职业选手的作息、训练模式,例如每天12点起床,下午两点开始学习战术理论和文化知识,然后进行补刀(在有敌方英雄干扰的前提下10分钟或20分钟内击杀敌方小兵达到一定标准)、刷野(在规定时间内击杀指定野怪并避开敌方视野侦查和干扰,支援其他队友)、插眼(完成高难度视野侦查并预判侦测敌方英雄支援)、战术演练等专项训练,刚来的选手可能一周就安排一项最基础的补刀专项训练,这个过程是十分枯燥的,许多孩子在这个阶段便打起退堂鼓了。”

据了解,职业电竞选手在做完这些日常工作后,晚上还要打rank(单/双人排位赛),不仅对局数量要达到要求,还需在规定天数内达到指定段位甚至排名,常会看到职业选手凌晨四五点还在辛苦地打着rank,日复一日,几乎不会停歇。

据相关调查显示,即使到了职业水平,一般电竞青训队员工资仅在5000元左右,能够上场的参赛选手2万元起,月入百万的职业选手屈指可数。且58%的电竞选手工作年限在1-3年之间,30%的电竞选手工作年限是3-5年,职业选手迭代非常快,巅峰状态难以长期保持。“所以当孩子真切地认识到了电子竞技不是他想像的那样时,就会重新审视自己的那份梦想了。”张仲禹说。

台下的汗水,台上的荣誉。

玩游戏不等于电子竞技

当然,时不时也会遇到热爱电竞又能吃苦的孩子,但对于他们,职业电竞俱乐部的选择会更加慎重,因为电子竞技是一项非常看重天赋的运动。

对此,张仲禹谈道:“有的孩子因为喜欢打游戏,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可能占了生活的大半,所以他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游戏水平出类拔萃,他自己也认为付出了足够多的努力,也有坚强的毅力。但当他们与职业选手甚至青训选手进行对抗时,就会发现差距难以望其项背,而这些选手可能花的时间并不比他多。”

接着,他又说道:“想要打职业的孩子,游戏水平几乎都很高,打游戏的时间也一定很长,所以,当他们来到职业战队里参加一段时间青训,便大致可以知道这个孩子能走到什么高度。我们就会向达不到要求的孩子进行劝退,毕竟竞技运动是残酷的,被劝退的孩子也会在青训的过程中一点点认识到自己天赋不够的现实。”

电竞劝退的出现除了劝退青少年的盲从外,也为家长们排解了许多担忧。职业电竞的黄金年龄基本在十五至二十五岁,电竞青训队员大多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上学读书最紧张的时候,家长们自然不愿看到自己孩子放弃学业去孤注一掷。而且,在许多家长眼中,电竞是和“玩游戏”画等号的,将游戏当作出路,很多家长会觉得是“玩物丧志”的行为。所以电竞劝退的出现缓解了一个又一个家庭的矛盾,让孩子们认清了现实,也让家长们了解了电竞。


编辑:大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