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电竞专业本科生毕业:“专业”的尴尬

2021-02-01 17:51      来源:青瞳视角

上了四年大学,不知道自己学了什么。这种感觉是很多大四学生心中的感受,而作为“首批电竞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如今也体会到了这种失落与迷茫的心态。

四年前,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以下简称南广学院)开设了全国首个本科电竞专业,如今中国首批“科班”出身的电竞人才将走出校园。然而他们面临的尴尬不仅仅是固有的“不就是打游戏吗?”的专业偏见这么简单。

“电竞行业总体来说缺的是懂电竞的专业人才,而不是电竞专业的人才。”多个电竞俱乐部、电竞赛事公司和培训机构都异口同声的说。

首批电竞专业本科毕业生的尴尬

唐艺是传媒大学南广学院2017级电竞专业电子竞技方向的学生,他算是中国第一批电竞专业的本科生,虽然挂着电竞“科班”出身的背景,但自从进入大四开始,唐艺的迷茫一点不比其他专业的同龄人少。

“学的比较杂,没有特别精通,怀疑自己的能力。”唐艺很清楚迷茫点来自哪里,在大学四年的时间,他对电竞行业有了切身的接触和体会,他发现,电竞俱乐部其实是有很多工作人员构成,这些人都不是电竞专业,而是来自各种专业领域,然后根据自己专业特长,为电竞俱乐部的某些项目来工作。“比如说策划岗位,人家可能需要的人才是会做动画,会剪辑视频,但是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和专业水平并没有达到要求。”

唐艺觉得自己的优势,恐怕还是“首批电竞专业本科生”这个头衔,但这个头衔能管多大用,他也说不清,“只能说,从游戏本身来说,我们会比其他专业的毕业生更了解游戏的形成和运营过程。”

“与我报考志愿时想象的完全不同。”唐艺说,事实上大学四年的课程涉猎非常广,除了大一大二的公共课外,专业课里还有摄影、美术等方面的课程。

唐艺说,当初他报考这个专业起因还是自己喜欢打游戏,但当他提出要报这个专业的时候,父母不出所料的产生了质疑。不过,父母的怀疑并不是对专业课程的安排,而是对于“电竞”的偏见,唐艺的父母还是对“电竞”、“游戏”的认知度不高,觉得是一个“玩”的东西。唐艺则认为,电子竞技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是很快的,作为一个新兴事物肯定需要各种人才,以此他劝说父母接受了自己报考这个专业。

撕开电竞标签 跨行就业占了大部分

比起电子竞技方向的唐艺来说,南广学院电竞专业2017级用户体验分析方向的同学们则多多少少更有“受伤”的感觉,他们中很多人对电竞的兴趣并不是那么大,也没有想到会从事电竞有关的工作,但却成了“首批电竞科班”的毕业生。

学生王凯说,当时他填报志愿的时候,看到用户体验和电子竞技两个专业排在一起,他就觉得电子竞技方向可能会对玩游戏的水平有一些要求,他自己平时也玩游戏,但觉得水平一般,仅限休闲娱乐而已,所以就报了用户体验专业,但是入学后他发现,这两个方向的专业其实都是在电竞学院的旗下。

大一公共课比较多,王凯还没有感觉到用户体验方向的专业性。从大二开始,他发现自己这个方向的专业和电子竞技方向的专业关联性越来越多,大学四年上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这个专业总体来说还是偏电竞方向,只不过自己的方向有关游戏产品和运营的部分更多一些。

虽然专业设置和王凯想的不一样,但也有令他欣慰的,就是他所担心的打游戏水平不高的问题,并没有成为其修学的障碍。

王凯说,学校在就业方面对学生还是比较照顾,从大二结束后就开始给学生们推荐实习岗位,有电竞公司,有赛事公司,后来也推荐过一些跟电竞沾边的工作。但是他自己并没有选择进入电竞圈,而是选择了一家网络文化公司做产品运营。

王凯的同学张晓的失望情绪就更大一些,她说,一开始他们接到的通知书上说就读的是传媒技术学院,开学之后发现自己成了电竞学院,然而张晓对电竞并没有什么兴趣。

张晓说,她其实很喜欢自己的老师,觉得老师的专业能力也很强,但总的来说,教学内容还是偏向于传统的传媒理论,可是又贴上了电竞的标签,学科方向还一直不稳定,这让她对专业失去了归属感,所以对自己所学也就没有任何自信,“人家问我学了什么东西,我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好像什么都学了,但又没学精。”

张晓说,她们班有30人左右,据她了解能从事跟电竞有关工作的也就六分之一,其他人还是希望能够做传统的传媒行业,这就需要跨专业考研,而且班里考公务员的同学也比较多。

具体到她自己,她的想法还是在影视策划方面发展,她也在这方面实习,她觉得这个工作跟自己学习的内容也还是有一些相关,毕竟也算是互联网产品运营的门类,但把自己说成是“电竞专业科班”还是不必了。

调整专业“解说”能否化解尴尬?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南广学院电竞学院在2017和2018级都开设了用户体验分析和电子竞技分析两个专业方向,但用户体验分析方向的学生中,很多人对电竞并不是很感兴趣。张晓的一个学妹说,她2017年艺考的时候考的是编导,艺考老师给她介绍了用户体验分析这个专业,老师说这个专业并不光是电竞,也包括对其他产品和行业的用户进行分析,她便抱着试试的心态报了这个专业。

录取后,她发现这个专业还是很偏向于电竞,在结课考试上也会让学生体现出电竞元素,这让她很不适应,她一度考虑想要换专业,但错过了时机。所以,现在大三的她打算下一步准备考研,回归编导专业。

据其介绍,或许是因为用户体验分析这个方向比较尴尬,到2019级,电竞学院将电子竞技方向改为电子竞技策划与运营,增加了电子竞技解说与主播,取代了用户体验分析方向。

从学生的反应来看,这个调整是必然的也是正确的。南广学院2019级电子竞技解说与主播专业的学生李田介绍,他们这一级这个专业只有一个班,大约50人,这是南广学院电竞学院正式以解说方向来开班的,此前虽然也有电竞主播方向的培养,但都是以小课组的形式出现。

李田艺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希望能够学习播音,他看到南广学院有电竞解说方向专业,因为自己平时比较喜欢打游戏,所以就想试一试。“我当时对这个专业也没有具体的了解,但是一看到电竞解说,就有一种报名的冲动,感觉他很适合我,也能给我带来收获,后来我报考成功,还是很开心。”李田的父母也觉得电竞解说这个行业是新鲜事物,可以去尝试。

李田说,班里的男女生大约对半开,但大家都对电子游戏很感兴趣,所以也都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只是每个人喜欢的游戏不同,有的喜欢王者荣耀,有的喜欢英雄联盟,他自己则比较喜欢王者荣耀和第五人格。

李田介绍,学校请来的专业课老师就是曾经做过游戏解说工作的,所以教学也比较对路。在课程的安排上,前期除了公共课之外,也有播音的专业基础课,都是联系基本的播音发声技巧,到大二以后开始有跟游戏有关的课程,还有电竞解说实训,就连专业课考试,也是在网上开一个账号然后进行游戏解说。此外,学校举办了很多游戏活动,各种电竞比赛,给他们解说的实操机会。

总体来说,李田觉得自己这个专业是选对了,目前上大二的他,感觉就业前景还比较乐观,毕竟现在电竞比赛很多,除了电竞比赛之外,也可以在一些直播平台做游戏主播。

其实,在南广学院之前,上海体育学院就先一步开设了电竞解说方向。孟洋是2018级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电子竞技解说方向的学生,他如今已经签约香蕉计划(由王思聪创办的以电竞和娱乐的文化平台)。

孟洋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自己也是因为喜欢打游戏,看到电竞解说这个专业很感兴趣便报考了。不过,上大学的头两年,因为公共课多,专业课少,还是跟他想象的有一些出入,但从大三开始,学校开设了电子竞技解说、评论、技战术分析等课程,这让他很感兴趣。

孟洋以技战术分析课程举例说:“电竞教练也有各自的战术,就好比打篮球一样,有联防,也有一对一,还有快攻之类的。而且,学校针对目前比较火的游戏项目都会开课,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绝地求生这些,一共开了五个项目的课,来讲解其中的战术。我们的作业也是要复盘一下这些战术和自己的解说。另外,游戏里的一些角色、技能和常识也都要知道。”

现在,刚上大三的孟洋已经开始为一些官方赛事做解说,并且签约了香蕉计划,但这还不够,他如果想要为别的赛事解说,还需要经过赛事官方的面试,但总体来说,他觉得在电竞领域,自己这个专业还是有优势的。

高校不培养的电竞选手哪里来?

正如前面所采访到的学生们所说,中国首个电竞专业培养的并不是电竞选手,电竞选手因为年龄限制比较高,不适合在高校教育中开展,中国的电竞选手其实另有培养渠道,电竞选手一方面来自于电竞比赛的择优选拔,另一方面则来自电竞培训机构的层层筛选。

“中国电竞人才缺口”是最近几年一直存在的言论,这让很多喜欢玩游戏甚至痴迷游戏的孩子认为中国缺少电竞选手,于是便想着要挤进电竞选手的圈子里。毕竟这里除了电竞梦想之外,还有不菲的收入和光鲜的名声。

“翼之梦”电竞培训机构每年能够迎接大约五十多位慕名而来的孩子,但真正留下来进一步向职业电竞选手培养的,不足10%。这也就意味着,90%的孩子被淘汰。

但这种淘汰被媒体解读成了“劝退”,“翼之梦”也被认为是电竞劝退机构。

“其实这是一种误读”该机构负责人侯旭介绍,他们并没有专门开展劝退业务,或者说所谓的“劝退”和家长理解的有一定差距。“家长认为的‘劝退’是希望痴迷游戏的孩子能够回到学校去,而我们所做的只是打消他从事职业电竞选手的念头,正确认识到自己的差距。”

侯旭认为,很多孩子沉迷游戏,是因为逃避现实困境和压力,在网络游戏中找到一个释放压力的出口,尤其是如果这个孩子游戏打的比较好,他会获得现实中缺乏的成就感和认同感。所以,他们沉迷游戏的原因,可能来自于家庭、社会、学校,这样的孩子,他们也无能为力。

侯旭承认,因为前不久媒体报道“翼之梦”有游戏劝退业务,所以他们意外的“火”了,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他们这里来,让他们“劝退”。“‘劝退’这个词意味着责任,我们不是那种戒网瘾学校,我们其实只是给职业电竞俱乐部选拔人才的机构。”

此外,侯旭还称,如果他们主打“劝退”业务的话,长期来看对他们的招生是有影响的,因为如果孩子认为“翼之梦”是一个“劝退”机构,孩子们就不愿意来这里报名,“孩子会想,你是不是父母搬来的救兵?你说我不行,其实就是不想让我玩游戏,孩子对我们不信任,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我们自己都没有好处。”

侯旭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来到“翼之梦”的孩子,都要进行大约三个月的考察期,通过这三个月的时间来判断孩子是否具备职业电竞选手的天赋,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激烈的竞争和单调的训练,有三分之一的孩子根本就坚持不下来,自动就放弃了,剩下的大部分也无法达到标准。

在采访中,侯旭始终强调“翼之梦”与类似“豫章书院”的那种戒网瘾学校不同,他认为戒网瘾学校的方法是“治标不治本”。他还认为自己是在戒网瘾学校的夹缝中生存,很多沉迷游戏的孩子都被家长送到了那里,真正来到电竞培训机构接受选拔的孩子少之又少,即便是最近因为媒体热炒的“劝退业务”引发了一定的关注,他们的招生比起戒网瘾学校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电竞人才到底有没有缺口?

“电竞选手这个角度来说,可以说缺,也可以说不缺。”电竞教育从业者李季涛认为,电竞选手缺的是尖子,是天之骄子,是金字塔尖上的人,他们永远都是各个大俱乐部争抢的对象。但如果说高水平玩家,其实并不缺,因为游戏还是很普及的,只是水平高低问题,比如王者荣耀全国有几亿人在玩,站在KPL舞台上的只有300人。

与电竞选手一样,电竞解说并非学生们想象的那样缺人。在南广学院电子竞技播音解说授课的傅老师说,“行业内缺乏的是优质的解说,在南广学院等高校开设电竞解说专业以前,最初都是游戏玩家邀请过去做解说。”

傅老师介绍,南广学院其实从2014年开始就有电竞解说方向人才的培养,但没有单独招生,当时只是在学播音的学生中选了一个方向,算是国内最早涉猎电竞解说的高校。后来随着行业发展比较快,于是单独招生了这个专业方向。此前,南广学院解说方向毕业的学生,也有去做英雄联盟官方解说的,发展的也比较好。但还有很多学生其实并没有从事跟电竞有关的解说,而是去直播平台、电商带货等等。

傅老师认为,电竞解说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对于解说行业还是有一定的补充,毕竟科班出身的学生在发音播报等方面有优势,但反过来,随着前些年电竞解说的发展,业内的门槛已经很高了。

电竞选手和解说处于电竞比赛的台前,但这两个聚光灯下的座位,其实并不存在太大的人才缺口。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这两个岗位缺少的是优质的人才,但优质人才哪个行业都缺,本身就可遇而不可求。

“其实电竞人才缺口确实大,缺的是专业的运营、管理、策划人才。”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电竞业内人士说,现在电竞行业在这方面的工作,很多都是由退役的电竞选手去做,但过去的很多职业选手,他们的学历并不高,也不是专业的管理人才,所以他们制定一些方案和措施肯定比专业人员要差一些。

这位业内人士举例说,特效、后期、导播之类的人才很缺,他们业内有个很搞笑的事情,有一次中国的CSgo比赛,有的导播经常把画面里人的头部给切掉,还有的时候,观众想看杀人瞬间的画面,或者枪战环节,但导播却还在切选手走路的画面。

中国体育场场馆电子竞技分会副秘书长李季涛也同意这样的观点,他认为,电竞行业在初始阶段是野蛮生长的,这个行业对学历不怎么看中,给了很多低学历的人机会。但是随着发展,人才的缺口出现了,这个缺口指的是专业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比如幕后策划、视频剪辑、内容运营。

李季涛说,他在招聘游戏剪辑方面的人才时就发现,很多人达不到要求。要么对领域不了解,要么仅仅会使用工具但却不能从用户的角度出发。

曾在WE电竞俱乐部供职的“BBking”很明确的指出,他们需要的是直播导播、视频制作、影视传播、广告宣传、新媒体运营等方面的专业人才。“说实话,你给我一个广告专业的人,比给我一个电竞专业的人管用。”

电竞专业是否能填补人才缺口?

那么,在行业内人士看来,电竞专业为何没有弥补这方面的问题呢?

电竞教育从业者李季涛认为,在专业建设初期,学校没有足够的专业教师队伍,所以会借助一些外部力量,比如电竞从业者担任老师,但后期不乏有学校想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师资进行电竞学科建设,因此就会出现一些问题。

“BBking”说,从俱乐部招聘的角度来看,所谓的高校电竞专业,大多是综合专业,什么都学了一点,事实上,仅就电竞来说,并无法支撑起一个完整的学科,比如电竞历史,总共也就20年的时间,在高校要研究4年,完全没有必要。因为电竞学科是新事物,课程设置还在摸索阶段,教材编辑的错漏百出,很多还都是常识性的错误。“比如,imbatv的创始人海涛,也算电竞圈内元老级别的人,他说他翻开了一本电竞教材,里面讲到了关于他的故事,但教材里的事情他本人都不知道。”

南广学院电竞专业2017级用户分析方向的男生赵睿认为,电竞专业的竞争力压力很大,当学校意识到要开始专业的时候,行业门槛已经很高了。“因为电竞这个行业基本上都是在一线城市,甚至是超一线城市,北上广深这种,连南京这样的城市都很少有,这样的城市就业门槛本来就高。”

至于人才缺口,赵睿在实习和就业中发现确实存在,一方面是电竞俱乐部或者赛事公司,但这些单位对能力要求比较高,“说白了就是有活儿你能不能干得了。”

“翼之梦”负责人侯旭的同事杨老师认为,电竞专业目前还是在艺术类中,对学生的分数要求并不是很高,即便是起初沉迷游戏,成绩不是很好的学生,只要听我们的劝,努努力还是能考上的,但如果要想考那些985、211大学的管理、策划、传播专业,难度就比较大了,可是,电竞行业尤其是那些电竞大厂,需要的又是学历高、能力强、有经验的人才。

首批电竞专业本科生的尴尬似乎就在于此。

文中唐艺、王凯、张晓、李田、孟洋、傅敬均为化名。

编辑:大吉

相关阅读